科创板高端仿制药第一股,博瑞医药今日挂牌上市

青瓦 青瓦 来源:医药魔方
2019-11-09
博瑞生物 科创板

11月8日,主营高技术壁垒的医药中间体、原料药和制剂产品的研发和生产业务的博瑞医药正式在科创板挂牌上市。该公司计划本次公开发行4100万股人民币普通股,初始发行定价为12.71元/股。挂牌当天开盘价为27.77元/股,较发行定价上涨118.49%。值得一提的是,这是科创板新政开通以来,第一家科创板成功上市的全球化高端仿制药企业。


博瑞医药敲锣挂牌现场


博瑞医药并不像近年来迅速崛起的一些本土明星biotech公司广为人知。对医药行业不太了解的,可能还以为这家企业是医药行业内的一支新军。事实上,就在10月16日,博瑞医药已经悄然度过了其18周岁生日。


其实,早在2006年,博瑞医药就成功开发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恩替卡韦合成工艺路线,协助正大天晴成功拿下国内首仿,实现了这一我国重大疾病药物的自主可控。


经过18年的积累,博瑞医药目前已形成发酵半合成平台、多手性药物平台、靶向高分子偶联平台以及非生物大分子平台4大药物技术研发平台,产品覆盖抗肿瘤、抗感染、心脑血管、补铁剂、免疫抑制、兽药等多个领域,产品覆盖全球市场,与Teva等多家国际仿制药巨头形成紧密合作。


研发驱动的全球化高端仿制药企业被誉为医药行业的“一股清流”与过去国内绝大多数药企“以销售为驱动”不同,成立于21世纪初的博瑞医药探索了一条非同寻常的道路。该公司始终坚持着两条核心路线:一是在高技术壁垒仿制药领域死磕到底,挑战多个高难度产品,并逐渐形成4大药物技术平台;二是始终关注全球市场,以全球最高标准自我要求,以全球化的思维作为企业价值判断的基准。


经过18载的积累,博瑞医药已经形成了覆盖“起始物料→高难度中间体→特色原料药→制剂”全产业链的持续盈利模式。招股书显示,博瑞医药在过去的3年中实现了业绩的快速增长:营业收入从2016年度的2.0亿元增长到了2018年度的4.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43%;扣非归母净利润从2016年度的1412万元增长到了2018年度的7192万元,年复合增长率226%;净利率从2016年的7%增长到了2018年的18%,增长迅猛。


由于以研发为驱动,产品开发具有较高壁垒,该公司销售采用的是“B to B”营销模式。招股书显示,该公司2018年销售人员仅11人,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41127万元、7624万元,销售费用率仅有3.19%。


博瑞医药(含子公司)员工结构(截止2019/3/31)

来源:博瑞医药招股书


翻开A股医药公司的财报不难发现,在集采之前,传统仿制药企业的销售费用“畸高”,大多数企业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一半以上。将A股上市公司的原料药板块单独拉出来看,平均销售费用率也超过10%,是博瑞医药的数倍。


博瑞医药近3年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6.66%、25.52%和23.37%,在科创板上市企业中名列前茅。正因为多年来坚持将主要资金真正地投入到研发上,也使得博瑞医药在业内获得了同行的认可和尊重,并被收获了“医药产业的一股清流”的美誉。“学霸”不忘初心回国创业坚信做药是一场修行正如俗语所说“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博瑞医药的创始人、董事长袁建栋并不频繁见诸于媒体及行业大会上,在医药圈是一个颇为低调的企业家。同时也早已褪去了中英文夹杂的海归口气,甚至从着装上看,很少有人能联想到他曾是一名学霸、一名海归。


业内的朋友一般直呼他“老袁”,熟知他的对其评价多为“低调、实在、专注、有想法”。在低调的背后,袁建栋其实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传奇故事。1980年代,有句话流传全国,“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袁建栋的爱好也主要是聚焦在与“数理化”相关的事情上。高二那年,袁建栋获得了全国奥林匹克化学竞赛一等奖,并在翌年被保送至北京大学化学系。 


身在中国最顶尖的学府,袁建栋对少时未懂的知识意犹未尽,在北京大学毕业后选择出国深造。然而在美国求学和工作近10年之后,怀着一颗爱国之心,不甘于一辈子为美国人打工的袁建栋,毅然决然地选择回国创业。由于在化学领域的天赋再加上后天努力,袁建栋将其创业的起点也定位在从事化学药物的开发上。创立之初,就主导了“恩替卡韦间体及合成方法”、“L-核苷的前体药物”、“抗病毒核苷类似物的合成方法”、“阿加曲班单一立体异构体的分离方法及多晶型物”、“泰诺福韦的晶体”等数十项专利技术的研发。 


自从递交IPO之后,部分医药行业外的媒体关于博瑞医药的报道点多是聚焦在袁建栋的“个人爱好”方面。也使得,这位掌舵者的形象充满争议。然而在笔者看来,袁建栋不仅在精神境界早已经超出了普通人,其在化学领域的天赋更是让许多同行望尘莫及。与袁建栋交流,能让你无时无刻不感受到“优秀的人很早就开始优秀了”的影子。即便是要到知天命之年,除了把最多的精力聚焦在钻研医药技术、阅读前沿论文方面,他还会在业余通读古今中外的历史和哲学。


在科创板路演的袁建栋(来源:上交所官网)


长久以来,博瑞医药被贴上了“高难度仿制药专家”的标签,而根据笔者与公司董事长近年来跟袁建栋数次交流,袁建栋更愿意与业内的朋友交流博瑞医药的创新药,甚至有同行告诉笔者:老袁天赋和想象力俱全,是业内最适合去开发CAR-T、溶瘤病毒、肿瘤疫苗等高难度药物的企业家之一。


不过在袁建栋眼里,虽然做新药离不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试错的勇气,但是到了执行(临床转化)层面,却不能操之过急,需要稳扎稳打。对于他个人而言:做药更像是一种修行,先自度,再度他;做药企,盈利不是第一要素,先利人,造福患者,利润会随之而来。博瑞医药的未来走创新药之路或是不二选择招股书显示,在仿制药研发方面,博瑞医药在多手性合成和发酵半合成领域实现了一系列市场相对稀缺、技术难度较高的药物的仿制。


如具有百亿市场空间的抗流感药物奥司他韦、堪称化药合成界“珠穆朗玛峰”的艾日布林、国内外目前均未有仿制药上市的抗癌药曲贝替定、在国内需求大但渗透率低的静脉注射用铁剂等40多种高端化学药物的核心生产技术。博瑞的这些产品在全球数十个国家实现了销售,卡泊芬净、恩替卡韦已进入商业化销售阶段,米卡芬净、阿尼芬净、吡美莫司等产品即将进入或刚进入商业化销售阶段;还有部分产品帮助客户在特定市场上实现了首仿上市;亦有部分在研产品通过技术授权实现收入。2006年,博瑞医药成功合成恩替卡韦,走在当时国内化药全合成产业的前沿。


申请专利之后,博瑞医药并没有自己开发产品,而是将这项技术授权给正大天晴使用,使得后者的恩替卡韦仿制药很快在国内“首仿”上市,并迅速成为重磅炸弹级的产品。2012年,博瑞医药收购重庆乾泰生物进入半合成发酵领域,再度在细分市场取得领先优势。如鲜少有人能有人预测年少专注研究的袁建栋最终会成为企业家一样,博瑞医药的未来同样难以被预料到。在大力发展创新药的背景下,像博瑞这种从事中间体且能够自主盈利的研发药企站在医药行业的黄金赛道上起跑。对博瑞医药来说,走创新药之路或是其不二选择。


博瑞医药也在招股书中提到,其采用多手性药物技术拆分出的高活性单体,已获得国家药监局1类新药临床批件;凭借自身原创的靶向高分子偶联技术开发的抗肿瘤药物BGC0222已经向国家药监局递交了临床申请,且有多个抗病毒感染和抗肿瘤的新药进入临床前研究。


在此也希望博瑞医药借力于资本市场的力量,横向、纵向同时发展:一方面前瞻性布局铁剂和靶向高分子偶联创新药;另一方面延伸至高难度合成制剂,持续打开更广阔的业务,向更高纬度的医药全产业链企业迈进。

扫码实时看更多精彩文章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文由医药魔方原创,版权归医药魔方所有。未经许可,严禁任何媒体或个人以任何形式摘编、改写、复制、转载本文内容。对于恶意侵权行为,医药魔方保留采用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媒体内容及商务合作请联系医药魔方工作人员(微信号:medicube)
117 文章数
105962 浏览数

最近发表

更多>

魔方微信公众号

魔方微信公众号

北京pk10计划在线计划